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塔湖图李扬帆的博客

这一切有那么重要吗?休息一会。

 
 
 
 
 
 

这散文般的狭小和博大

2013-7-4 11:17:19 阅读7555 评论13 42013/07 July4

比如木心,比如胡兰成,甚至比如沈从文,不会写大部头小说的,生命往往不得妥帖的安顿,也因此而狭小,也因此而博大。

以平淡迷离记录心迹,不曲阿,唯其真实,因此博大。

这四十多年,一事无成,漫无目的,如散文。每念及此,便可怜起自己来。

需要一个交代么?需要么?

你们得罪了我,原谅你们七次够了么?

所有的生命都是过客,未曾见有何永恒,未曾见有何结果。

我不愿回到那个小屋,不愿。那个小屋锁不住我了。

以己昏昏使人昭昭,这是常态。所有人,首先是我,仍然是愚钝的,甚至愚蠢的。

我当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又怎么知道。

生活将你震惊的时候,你便接近了生命。所以,你需要诚惶诚恐。敬畏,是人性对神的最初冲动。

吉米来了电邮,说奥巴马他们的特权和权力不能掩饰他们本质的空虚。

作者  | 2013-7-4 11:17:19 | 阅读(7555) |评论(13) | 阅读全文>>

花非花

2013-1-15 13:23:52 阅读5257 评论10 152013/01 Jan15

中见如来。

世尊于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世尊曰:“有正法眼藏,涅盘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

顶礼佛祖,请开释。

如来仍然是开口说了:“我不说说,迦叶不闻闻。”

我似懂非懂。如来不厌其烦:“一言才出,驷马难追。”

我进云:“迦叶微笑意旨如何?”如来:“口是祸门。”

如此,我已闯祸。不以身相见如来,而我梦见了,即执迷于妄相。我不仅梦见了如来,还梦见了花。

何以如此?因我深信泰戈尔,生如夏花之灿烂。因我深信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作者  | 2013-1-15 13:23:52 | 阅读(5257) |评论(10) | 阅读全文>>

八十年代祭:献给七十年代初出生的人  

2013-1-14 15:55:38 阅读48134 评论117 142013/01 Jan14

 

八十年代对我而言,是从围观卖猪药的地摊开始的。大约从1979年开始,每天上学的时候,我便要在路上看看早早地就在南正街摆地摊的卖猪药小贩。卖猪药的吆喝着:“滴个(这个)药叫703,猪企(吃)了发肠子。滴个药叫920,猪娃儿企了长膘!”边说边做实验。只见他将一匙子白粉中滴了几滴水,白粉迅速膨胀成巨大的泡沫。我们都吃过他的猪药喂大的猪,现在想来,那个药应该是一种膨胀剂一类的东西。但那个时候只要猪长膘,谁管用了什么药。卖猪药的成为县城第一个万元户。政府奖励了他一台熊猫牌12寸黑白电视机,游街的时候,我们都拍手。

现在,如果问一个人是否老大庸人,就问他是否知道南门口卖猪药的,知道的就是老大庸人。

作者  | 2013-1-14 15:55:38 | 阅读(48134) |评论(117) | 阅读全文>>

北大没有爱情  

2012-12-15 14:34:55 阅读239598 评论158 152012/12 Dec15

周末了,聊聊爱情吧。

“北大没有爱情”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十几年前的一个学生说的,当时她才大一。

当时《读书》上发了篇讨论冬妮亚和保尔的恋情的文章,大体是絮絮叨叨了一下革命允不允许爱情的话题。这便引发了学生们的议论。我当时跟他们说了《这里的黎明静悄悄》里的一个场景:姑娘在夜色中推开了军官的门,军官静静地看了她一阵,轻声地问:“姑娘,你寂寞了吗?”姑娘点点头。“寂寞了也不要做傻事。”军官的声音很温暖。

同学们不同意我的观点,其中一位说:在一些方面,您高估了我们,在另一些方面,您低估了我们。

作者  | 2012-12-15 14:34:55 | 阅读(239598) |评论(158) | 阅读全文>>

“禅的行囊”装错的东西:比尔的简约化禅宗史

2012-11-7 12:01:24 阅读5038 评论6 72012/11 Nov7

 

那个美国“和尚”、大胡子比尔 · 波特在台湾修行若干年后,1989年开始在中国寻求隐者、探寻禅意、畅谈中国传统文化,乃有《空谷幽兰》、《禅的行囊》和《黄河之旅》的问世。一时间,中原出现洛阳纸贵,其行走笔记成为干裂国土上极度渴望心灵鸡汤的众生之三宝。

在我认识的人之间,有学者、艺术家、出版家、高级白领、自称修士的人、甚或学生,在谈及这位美国奇人的时候,眼中均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我个人如同众生一般,极度饥渴之下,狂饮美国和尚提供的甘露。曾经萌生重走隐者之路、禅宗之路、黄河之路的想法。而据说已有行者打点行囊,如比尔一样走访中土各地,寻找自我本我。

作者  | 2012-11-7 12:01:24 | 阅读(5038) |评论(6) | 阅读全文>>

救救孩子

2012-11-4 15:10:11 阅读4851 评论5 42012/11 Nov4

 

晨读,阅《弟子规》及《增广贤言》,念及当下童蒙教育,乃发二贴于微博:

其一:《增广》乃国人葵花宝典,以此启蒙,国无童心:“逢人且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 谁人背后无人说,哪个人前不说人? 有钱道真语,无钱语不真。闹市挣钱,静处安身。先到为君,后到为臣。莫信直中直,须防仁不仁。山中有直树,世上无直人。只恨枝无叶,莫怨太阳偏。 大家都是命,半点不由人。守口如瓶,防意如城。人情似纸张张薄,世事如棋局局新。”

其二:同样毒害童孩的《弟子规》:“谏不入 悦复谏 号泣随 挞无怨 斗闹场 绝勿近 不关己 莫闲管 人有短 切莫揭 人有私 切莫说 非圣书 屏勿视 敝聪明 坏心志。”与《

作者  | 2012-11-4 15:10:11 | 阅读(4851) |评论(5) | 阅读全文>>

日知录

2012-10-23 16:17:18 阅读1755 评论2 232012/10 Oct23

    自顾亭林以《日知录》借考证经典而明道救世以后,笔记体学问至钱钟书《管锥编》为止,凡三百余年,昭示了学人力图在学问思想和经世致用之间搭建桥梁的主动担当精神。吾人没有这样的能力,每每将其约化为读书,倡微言大义,其实也是学问的基本功夫。毕竟,成一家之言是一辈子可能也难以企及的最高状态。成就大家是万分之一的可能,且在这个思想碎片化阅读快餐化的时代,又有几人有定力做一辈子的系统研究呢。日知录便成为一种便捷的方式,文以载道而已,又何必在乎体例。只是韩寒说他中学就读《万历野获编》,的确令人佩服。但从未见他谈到读了些什么,又有何启发。只提书名,不够意思。

    读书笔记也是一种精神状态的瞬间记忆,近日心烦,随便翻书,记录如下几则颇有意思的东西。

    去年以来,因为辛

作者  | 2012-10-23 16:17:18 | 阅读(1755) |评论(2) | 阅读全文>>

我们,为的仅仅是不再挤火车

2012-2-23 0:32:30 阅读3209 评论2 232012/02 Feb23

 

交通,往往被赋予隐喻式的含义。可以隐喻人生,也可以隐喻国运。

比如桥,围绕它发生了太多的故事,古今中外概莫如此。

粗略回顾一下,关于桥的故事有民族解放式的南斯拉夫的《桥》;有妖气十足但却缠绵凄美的白娘子和许仙的“断桥”折子戏;有同样缠绵凄美费雯·丽和罗伯特·泰勒的《魂断蓝桥》——尽管原文是“滑铁卢桥”,但中文翻译绝美贴切;有战争中不同文化乃至人性之较量的《桂河大桥》;有描述疾病恐惧灾难的《卡桑德拉大桥》;有导致中国中年人离婚率上升的美国式红杏出墙或爱情自由之《廊桥遗梦》;有改革开放早期个体户青年生活的美丽的龚雪和青涩的张铁林(他一直就青涩)的《大桥下面》;有的人也凑热闹

作者  | 2012-2-23 0:32:30 | 阅读(3209) |评论(2) | 阅读全文>>

故乡辞典:你忘记自己的家乡了吗?

2011-12-17 20:51:07 阅读1924 评论6 172011/12 Dec17

        土话随着外来文明的入侵日渐式微,新生代大抵已完全汉化,而我也因离开那语言环境太久远,倘不搜刮记忆以备存,依赖土话而存的乡土文化也必淹没于历史洪流。是以将土话编成若干词条以祭之。

大庸

        此为故乡县名,来源于古庸国,然为何为“大庸”,不可考。1990年代初,当地官员诬此名庸俗,不利旅游文化发展,而将“大庸”改名“张家界”。逃台老国军自此凡书写大庸为地址寄信者,均遇到不少麻烦。而飞往张家界的航班,机票上仍赫然印着“DY”字样,意为大庸。也一奇也。文人墨客愿附会《大学》、《中庸》之名为其源。大庸不庸,超越中庸,意境其实挺美。

“玩”(介乎一声二声之间)

作者  | 2011-12-17 20:51:07 | 阅读(1924) |评论(6) | 阅读全文>>

中国历史之所谓盛世所谓纷争,不知道真的发生了些什么。费了些劲做了个统计。需要说明的是,帝国统一时期和分裂时期的战争有大有小,其烈度与帝国治理能力直接相关,并非所有的战争都产生了全国性影响。所以,仅凭数字当然不能说明盛衰之实际情形,仅仅以此来说明战争与和平在数量级上的关系。似乎完全意义上的和平(比如超过一代人的无史载战争状态)很难找到。此外,并无它意,没必要过度解读,也即这是数量上的问题,不牵涉实质问题,不探讨好坏问题,不暗示你认为要暗示的任何内容,故此,也不值你反驳。

从秦统一中国开始计算,如果以1979年最后一次战争算起,中国目前已经连续32年未发生战争,超过仅有的一次连续15年以上未发生战争的公元前14年至公元3年时间段。

作者  | 2011-12-11 23:28:26 | 阅读(20327) |评论(61) | 阅读全文>>

缘起,缘灭

2011-12-8 21:27:41 阅读2378 评论12 82011/12 Dec8

佛说: 心若一动,便已千年。 缘起既灭,缘生已空。

原来这缘起和缘灭竟在一念之中,当起之时,已经遁入空寂了。

所以,这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一时离开,便为诸佛。皇帝们的灵魂仍旧在十三陵的地宫中酣睡,而不知此时已是北京的深秋。那深秋的最后一片柿子树叶,也挣扎着留恋无法羁绊的枯枝。我便有些醉,醉在这萧瑟的时空里。王朔醉的时候,灵魂随着六祖在《我的千岁寒》中竟然游荡了我那遥远的故乡张家界,我为什么就不可以出我的窍呢。

远远的我们便听见了缭绕却稚嫩的竖笛声。那时,康陵还没有围墙,石板供桌上赫然出现一位红衣女孩,笛声正是从她那里穿透无限轮回的时空进入我们的耳朵。我们便静静的听了片刻。历史系的罗新和法律系的葛云松并未如我那般出神,我却在她停歇的当儿,与她聊了起来。

作者  | 2011-12-8 21:27:41 | 阅读(2378) |评论(12) | 阅读全文>>

曾经的北大是从大乘向小乘转化的过程

2011-12-8 16:32:12 阅读3933 评论11 82011/12 Dec8

 如是我闻:那些曾经的东西,都走了。北大经历的是一个从大乘普度到小乘自度的变迁过程。

 

德赛二先生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北大有如新文化运动时期的北大,德赛二先生还有强大的吸引力。两位先生被八十年代的毕业生塑造成钢质雕塑,就矗立在31楼东面。尽管如网上的调侃:那字母D和S,意为德赛两先生,S上顶个地球。寓意为:科学还顶个球,民主连个球都不顶。但追求与现实之差距恰恰是价值仍然存在的理由。尽管还有的新来者把这个雕塑误读为海狮头顶个球,但它仍然在风中毅然挺立。

作者  | 2011-12-8 16:32:12 | 阅读(3933) |评论(11) | 阅读全文>>

曾经的北大是从大乘向小乘转化的过程(续)

2011-12-7 15:13:55 阅读22521 评论116 72011/12 Dec7

 

 

题目中的这个感悟的确是发生于北大近年来多位师生的出家之事。北大的社会角色与个人的信仰追求之间一定出现了问题,否则难以合乎逻辑的推理并接受出家的事实。然则,数学系本科毕业生柳智宇自去年出家之事被报道后,世间除了炒作,并无深思。这是问题的另一个值得思考的方面。

近二十年来,先后有多位北大师生出家,比较有名的包括:释明海法师,现为著名禅宗道场柏林寺方丈,临济宗第45代传承。北大哲学系87级,俗姓肖。释明影法师,北京大学地质系1989年毕业,2001年于柏林寺剃度出家。王小能,北大法学院副教授,2003年在五台山出家为尼。北京大学数学系本科毕业生柳智宇,2010年

作者  | 2011-12-7 15:13:55 | 阅读(22521) |评论(116) | 阅读全文>>

 

 

2001年4月,哈贝马斯在中国的经历与1924年泰戈尔的中国之行具有惊人的相似性:尽管他们的理论是自为的,但的确存在一个想象的哈贝马斯和一个想象的泰戈尔。简而言之,中国学人普遍觉得他们被蒙骗了——无论是在思想上还是在情感上。究其原因,仍在于中国学人出于对中国文化或政治文化的焦虑而期望来自异域的思想能够给他们指出合适的出路,这种本土化的语境无疑是蒙蔽自己心理状态的主要因素。

如果说欧洲民族主义对中国产生了巨大冲击,从而导致中国走向民族主义的道路是的确存在的历史,那么这种冲击也仅仅限于力量层面(大而言之的物质层面),即它并未在文化(根本上是哲学思想)上使中国变

作者  | 2011-11-30 13:05:26 | 阅读(3565) |评论(5) | 阅读全文>>

中国人也曾经向西方国家下跪

2011-7-5 20:50:27 阅读31237 评论26 52011/07 July5

 

谁说在朝贡体制下,中国人只是高高在上、接受或强制西方国家来华使团的跪拜?历史并非如此简单。

1729年(雍正七年)6月,因土尔扈特事、中俄边界事、准备讨伐准噶尔部事和俄国新沙皇彼得二世新登基事等这几项重要事件,雍正决定派使团去俄国。这是中国向非中华文化圈派遣的第一个外交使团。该使团由原侍郎托时、原副都统广西、原参领宰三等率领,以致贺彼得二世前一年登基为名,出使莫斯科。使团共计25人。此事由理藩院负责。理藩院此前通知俄国枢密院,其咨文中说:“按我大中国之例,凡派使外国,均降敕谕”,但因考虑到中俄两国本为友好邻国,不便依中国与其他藩属国的传统习惯像俄国降谕,故“今不再降旨而仅派使臣前往。”

作者  | 2011-7-5 20:50:27 | 阅读(31237) |评论(26)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热门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北京市 海淀区

 发消息  写留言

 
我们都是凡人,皆需忏悔。 肯以本色示人者,不仅仅需要禅心和定力。 勉强拼凑了些书:《走出晚清》,《晚清三十人》,《国恨:民国外交二十人》,《涌动的天下:中国世界观变迁史论1500-1911》,《望乡:一个北大教师的心灵逃亡》。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