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塔湖图李扬帆的博客

这一切有那么重要吗?休息一会。

 
 
 

日志

 
 
关于我

我们都是凡人,皆需忏悔。 肯以本色示人者,不仅仅需要禅心和定力。 勉强拼凑了些书:《走出晚清》,《晚清三十人》,《国恨:民国外交二十人》,《涌动的天下:中国世界观变迁史论1500-1911》,《望乡:一个北大教师的心灵逃亡》。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艽野尘梦之脑门一枪  

2011-12-11 01:13: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此,你便错误理解了我以及故乡的一切。人的嗜血本性在特定的条件下会爆发——无论是在你的故乡,还是我的故乡。

你不可能感受到脑门一枪的痛。子弹以每秒800米的速度穿过人头,时间是0.00025秒左右。博尔特的起跑反应速度是0.133秒。我希望姨没有感受到痛。这是我唯一能告慰她的。

我那未曾见过面的姨,生命终结于1967年9月17日,中秋节前一天。18岁的花季,她与另外13位一中的学生一样的美丽,她们集体在那一天飞到了天堂。最小的14岁,最大的19岁。

枪杀地点就是澧水河南岸一百米的地方,叫鲤鱼池。凶手是武斗的另外一派“工农总”。那天,他们是去宣传中央“九·五”通知,要文斗不要武斗。

姨是卫生员,背着药箱。渡过河后,进入工农总的伏击圈。这些造反派凶手假装在晚稻田里干活,枪都藏在水稻里。50米以内开枪。学生被撂倒几个后在地上和田里乱跑乱滚。姨稍胖,等几个同学爬过公路下的引水涵洞后才挪过去。然而,太晚了。凶手追过来,将她揪了起来。据跑回来的同学讲,她被枪杀前对着凶手大喊:“叔叔!”凶手提起驳壳枪对着她脑门就是一枪。那0点几秒中,我看到了叔叔的瞳孔中我姨的脸,她是那么无助。

我不知道,恕我孤陋寡闻,我不知道在世界历史上是否还发生过类似的细节:你对着与你素无冤仇又喊了你叔叔的小姑娘脑门就是一枪。这事真发生了,发生在秦始皇统一帝国后第2188年,耶稣诞辰后1967年,驳壳枪发明后第71年。

电影编剧电视编剧小说家们,在残酷的历史面前,我看到了你们的无助。你们真的好可怜。

我想,姨一定经过了短暂的莫名的极大的恐惧,然后,是一片宁静,甚至也没有听见枪声。她的灵,一定飘了起来,从空中俯瞰这杀人的现场,有个声音在更高的地方对她说:“走吧,离开这个国。我们去天国。”

同学为她写了挽歌,抄录如下:

    怀抱战友泪横流,

    满腔怒火满腹仇,

    为了革命你惨遭杀害,

    战友的鲜血怎能白流。

    啊!亲爱的战友,

    为了保卫毛主席,

    你拼将热血洒疆场,

    为了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你威武不屈,宁死不降!

    啊!彩霞(我姨的名),美丽的彩霞,

    你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上。

    看天边那一朵朵飘荡的红霞,

    可是你矫健的身影,英姿飒爽,

     蓦然间,你变成了一头昂首的雄狮,

     傲视着魔鬼的天堂,

     啊!彩霞,美丽的姑娘,你永远活在战友们的心上。

信上帝多好,如果信上帝,她一定不会痛苦。然而这国没有上帝,也不被耶稣关怀。在这里,只有人类最原始的欲望与手段。

没有人因此被判死刑。

到我开始记事时,这欲望与手段还在丑陋的表演。斗争外祖父,我跟在舅舅的后面,看他在贫瘠的山头刷石灰口号,又一起在小学校里看批斗过程,并且跟着要喊口号。我没有看到人。这国,哪里有人了,全是兽。

那么,你还为粗口骂娘的现象吃惊吗?除了杀人和批斗,还要看样板戏,看小人书。小人书讲的都是杀人和批斗。

那个《狼图腾》还说我们缺乏狼性,要从小灌输狼性。他虚拟了事实,掩盖了事实,误导了事实。我们不缺狼性,我们缺人性。

孩子们的血染红了澧水河畔的兰花,从此,那里再也没有兰花。

若干年后,高考后酷热的一个下午,我偶然经过鲤鱼池,并将它写进了一首诗:“荷香百里鲤鱼池,日高小蝉不鸣枝。竹楼夏困天欲晚,忽梦春江化雪时。”那时,我也18岁。我忽然明白了人和人的区别。曾经也有个少年,在他家池塘边吟诗曰:“独坐池塘如虎踞,绿杨树下养精神。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好凶蛮的霸气。后来,我家的池塘边——当然,还有你家的池塘边,就成了他家池塘边那只老虎的屠宰场。于是,我注定只能做一个书生。

我拘泥于人性善恶的思考,这便落入了圈套。恶人本身并不思考这个问题,思考这个问题本身就是善。我痛恨这血脉中缺乏的多维度思考逻辑,这不是我的错,这是孔孟以来的错。柏拉图将人性分为三种:“一曰嗜欲,二曰血气,三曰理性。而以节制嗜欲与血气,而成克己与勇毅二德为理性之任。”(王国维语)古希腊这种理性驾驭欲望与血气的本质思想与诸子之好坏善恶的简单形容性描述思想拉开了中西人性论分野的序幕。

简单的善恶之分掩盖的是直面人性的懦弱,是思维的懒惰,是后世一切忠奸、爱国卖国、清官贪官、革命反革命之简单二分法的逻辑源头——尽管古人没有发明形式逻辑,但这前后因果的逻辑还是存在的。

老鬼在发配内蒙时曾经狼性大发,在《血色黄昏》中他曾经描述自己压抑得一丝不挂的在草原上奔跑,对着太阳晾晒器官并作出那些动作。

这不奇怪。2010年的夏天,我也曾孤独的驱车来到塞罕坝草原,下意识的模仿了老鬼。我不知道,这狼性的残余是否可以被理性缓释。然而,如果你都喊了“叔叔”,他还要对着脑门开枪呢?

  评论这张
 
阅读(394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