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塔湖图李扬帆的博客

这一切有那么重要吗?休息一会。

 
 
 

日志

 
 
关于我

我们都是凡人,皆需忏悔。 肯以本色示人者,不仅仅需要禅心和定力。 勉强拼凑了些书:《走出晚清》,《晚清三十人》,《国恨:民国外交二十人》,《涌动的天下:中国世界观变迁史论1500-1911》,《望乡:一个北大教师的心灵逃亡》。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缘起,缘灭  

2011-12-08 21:27: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佛说: 心若一动,便已千年。 缘起既灭,缘生已空。

原来这缘起和缘灭竟在一念之中,当起之时,已经遁入空寂了。

所以,这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一时离开,便为诸佛。皇帝们的灵魂仍旧在十三陵的地宫中酣睡,而不知此时已是北京的深秋。那深秋的最后一片柿子树叶,也挣扎着留恋无法羁绊的枯枝。我便有些醉,醉在这萧瑟的时空里。王朔醉的时候,灵魂随着六祖在《我的千岁寒》中竟然游荡了我那遥远的故乡张家界,我为什么就不可以出我的窍呢。

远远的我们便听见了缭绕却稚嫩的竖笛声。那时,康陵还没有围墙,石板供桌上赫然出现一位红衣女孩,笛声正是从她那里穿透无限轮回的时空进入我们的耳朵。我们便静静的听了片刻。历史系的罗新和法律系的葛云松并未如我那般出神,我却在她停歇的当儿,与她聊了起来。

“几岁了?”

“14 。”

“住这附近?”

“嗯,和姥姥住一起,康陵村的。”

这康陵村的大多是从山西迁徙过来守灵的,得有400多年了吧。这便是做皇帝的好处。朱厚照再荒淫,也有子民的守护。

“把笛子给我吧。”

瞬间,我那悠扬的《阳关三叠》便穿透康陵30米的封土,意在唤醒那个灵魂。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再次来到康陵,已是第二年的初春。骑自行车从昌平园到康陵需要1个小时。我眯缝着眼,躺在供桌上,这便成了六供。天上有飞鸟跃过,有更高的飞机拖着白色的尾气掠过。学生们嘻嘻哈哈的打闹着,有人撒了一把满是泥土的野花在我脸上,又立即跑开了。

“青春,真好。”我这样想着。

王维在春天都懒得睁开眼,春眠,你听见啼鸟,听见风雨声,听见落花花落。你便不愿睁开眼了。

蓦然睁开眼,眼前站着她。那眼神如藏羚羊般清澈,令人心痛。

“你?!”

“你?!”

于是没有了更多的话。须菩提,你告诉我为什么。

农夫们在浇灌山坡,那水便顺从的从沟里流下来。皇帝们的灵魂还在酣睡,一只狗从明楼洞中跑出,瞬间消失在野草中——那便是狗尾巴草的来历?我想。

乾隆在大觉寺的大殿上提有“动静等观”匾额,每次去,我便要琢磨这当中的禅意。我知道,我不可能在这里、也不可能在今生碰到她。但我醉于这种感觉,与她无关。

“你一定是感受到了自己。”罗新这样评论。

寻找丢失的自己,是人一生的本能,是使命,也是业障。你拘泥于此,你便离开了佛。

而对场景的依赖更证明人的脆弱。仿佛只有在寺庙里,你才得到佛的加持,这都是我执,我执是相,相是业。但龙泉寺的红叶和桃花是如此的空灵,它仍然在呼唤你的灵。

我知道,十三陵的缘起缘灭只是少年时更早的业障的显身。那年,麻空山满山的梨树花盛开在斜风细雨中。外婆领我下山,雨水浸湿了我们的薄衣,而我站在那里,怔怔的看着那梨花以及飘零的梨花。多年以后,知道惠能曾经见桃花落下而决心北上求佛。那是一种义无反顾的决绝。我也北上了,但去的是浮躁的人间大学。

我什么也没有学到,我想。要学的所有东西,都在那山坡上。

山坡上有自幼儿园至大学的所有学问。这注定了你的一生就是回归山坡的过程。

当然,山坡上也有寺庙。虽然光孝寺不在山坡上,但当年也是在野地里吧。开车从北京到广州光孝寺需要2天整,那是开得飞快的。我两次驾车去了,为的是看看六祖的讲坛。讲坛外有一颗高大的菩提树。菩提树的树叶像榕树叶,但是更圆润。坐在那里,智慧离你很近,也很远。回来的路上经过韶关南华禅寺,六祖真身便供在那里。两位和尚给我介绍了五台山的师兄。

追寻六祖的足迹,不错的主意。

然而,有个美国居士做了,比尔波特将这一切转化成极富感染力的平实的文字,《空谷幽兰》和《禅的行囊》是我近年少有的爱不释手的书。很多人都有这同样的感受,它一定触动了相似的灵魂罢。

五台山太喧嚣了,客堂多半对富贵人家开放。怯怯的我只在门口转悠,师兄去北京跟企业家们讲法去了。和尚们都很忙。送我《地藏经》,而我只喜欢读《金刚经》和《坛经》。我知道入门都不够,但是开卷有益吧。你需要借口,很多时候是这样的。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这便是最大的借口。此外,你还可以以“大隐隐于市”,“直指人心,立地成佛”作借口。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迦叶拈花微笑就是最大的借口。禅宗便是最大的借口。

我返回龙泉寺,去打扫庭院。不挂单,不知名姓的好,我需要制造借口。因为我是一个不敢彻底面对自己的俗人。

玄奘41岁时已经在印度学成佛法。他敢于与小乘代表赌命辩经。他赢了,饶恕了失败者。他没有猴子、天蓬元帅和卷帘大将的扶持,他是一个人的战斗。

李叔同也是一个人的战斗。他们找回了自己。他们不需要借口。

你的学校、你的单位、你的公司、你的家庭,都是你的借口。

十三陵在你寂灭多年后,仍然在那里。波特说,那个尼姑其实很苦,茅屋漏雨了,没有财力整修,尼姑说到这里,也几乎掉下泪来。基督教你救赎,阿拉教你为善,佛教你面对自己。面对自己,是这世界最残酷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234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