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塔湖图李扬帆的博客

这一切有那么重要吗?休息一会。

 
 
 

日志

 
 
关于我

我们都是凡人,皆需忏悔。 肯以本色示人者,不仅仅需要禅心和定力。 勉强拼凑了些书:《走出晚清》,《晚清三十人》,《国恨:民国外交二十人》,《涌动的天下:中国世界观变迁史论1500-1911》,《望乡:一个北大教师的心灵逃亡》。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以天下主义拯救民族主义?  

2011-06-28 23:08: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族主义从来就是中国政治(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的一种动员力量, 并不是中国世界观的核心或终极关怀。存于中国之心的,仍然是对天下的关怀。在20世纪以来的历史迷雾中,民族主义只是那条龙的爪子。中国并没有真正实现“从天下”到“(基于民族主义的)世界”的转变。过去的“近代”是一个令人生疑的历史过程。如今,除了物质性的产品或商品,甚至除了技术,在思想和制度层面,“我们能为世界提供什么”或“我们能为世界贡献什么”的课题已经严肃地摆在面前,学者们已经明确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然而,面对四不像的民族主义和千疮百孔的天下主义,学者们仍然感到束手无策。其根本原因仍然是中国核心价值体系面临的尴尬:既无法由一个文化实体意义上的国度转化为经典意义上的民族国家,也无法回归天下主义之路。这种局面,不仅令世界对中国的崛起恐惧,也令我们自身深感焦虑。如此,尽管天下主义可以带给中国一个护身符:中华文明可能是唯一可以在可见的将来与其他所有文明都搞好关系的一种文明,此中的缘由,除了儒家思想给予吾人一种典型的实用主义或现实主义文化基因之外,主要即在于中国天下观具有的包容性:虽然接受了民族国家的概念,却并没有将民族国家利己主义(即黎塞留的“国家的理由”)奉为终极目的,同时,中国并不将唯一的真神作为一切的根源和归依。因为有唯一真神,必然与其他文明的唯一真神存在天然的排斥性。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而言,“以天下观拯救民族国家?”并不是十足的乌托邦臆想。然而,我们仍然看不到这个问题的真正答案。
  评论这张
 
阅读(105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