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塔湖图李扬帆的博客

这一切有那么重要吗?休息一会。

 
 
 

日志

 
 
关于我

我们都是凡人,皆需忏悔。 肯以本色示人者,不仅仅需要禅心和定力。 勉强拼凑了些书:《走出晚清》,《晚清三十人》,《国恨:民国外交二十人》,《涌动的天下:中国世界观变迁史论1500-1911》,《望乡:一个北大教师的心灵逃亡》。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次鸦片战争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以曾国藩左宗棠为例  

2011-06-29 18:37: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洋务派在晚清崛起前同样也经历了鸦片战争,但是,除了徐继畬之外,也并没有将鸦片战争的历史意义看得清楚,也并没有诞生开放精神——只有主战与主和的政策主张之区别,没有价值观的区别。

第一次鸦片战争并没有真正敲开中国的大门,“和议之后,都门仍复恬嬉,大有雨过忘雷之意。海疆之事,转喉触讳,绝口不提。即茶坊酒肆之中,亦大书‘免谈时事’四字,俨有诗书偶雨之禁。”在曾国藩和左宗棠的眼里,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天下还是那个天下。事实上,没有太平天国这一内忧,外患何时真正惊醒晚清优秀的士大夫,还是个疑问。本人为此专门考察了曾国藩和左宗棠在鸦片战争时期的文集,发现了以下一些信息,而这些也就是他们关于第一次鸦片战争的全部反应。

1839年至1845年,曾国藩28岁至34岁,居北京七年。虽则埋头理学,但对国事关心自是其时京城士子的显学。当台湾兵备道姚莹因抵抗英军侵略而被诬陷,“被逮至京,舆论纷鸣不平。抵京,一时名公卿争相车骑出迎,凡至长辛店二十余人,曾文正公其一也。”

    好友郭嵩焘此时在东南沿海抗英前线。曾国藩寄去多篇诗作,年末经又书诗十首表达对战事的关心。既有天朝大国心思:“碣石逶迤起阵云,楼船羽檄日纷纷。螳螂竟欲挡车辙,髋髀安能抗斧斤?但解终童陈策略,已闻王歙立功勋。如今旅梦应安稳,早绝天骄荡海氛。”又感叹报国无门:“壮岁耽经训,艰难始一隅。力耕无所获,陟古有通衢。茅塞由来久,蓬生且待扶。国仇犹未雪,何处著迂儒。”

然而,曾国藩对正在发生的鸦片战争的主导思想仍然是天朝大国意识。他在家书中说:“逆夷海氛甚恶,现在江苏滋扰。宝山失守,官兵退缩不前,反在民间骚扰。不知何日方可荡平!天津防堵甚严,或可无虑。”“逆夷在江苏滋扰,于六月十一日攻陷镇江,有大船数十只在大江游弋。江宁、扬州二府颇可危虑。然而天不降灾,圣人在上,故京师人心镇定。”

对于签订条约之事,他以“抚局”和“乐天之道”的态度对之:“英夷在江南,抚局已定。盖金陵为南北咽喉,逆夷既已扼吭要据要害,不得不权为和戎之策,以安民而息兵”,“自英夷自然,已历二年,将不知兵,兵部用命,于国威不无少损。然此次议抚,实出于不得已。但使夷人从此永不犯边,四海晏然安堵,则以大事小,乐天之道,孰不以为上策哉!”

在家的左宗棠虽僻居一隅,却心忧天下。他在给贺蔗农(即贺熙龄,1788-1848)的多封信中,持有另一种观念,反对“和戎”,坚决主战。而其他在对事件的整个观察境界和眼光上面,都要胜于当时的曾国藩。他说:“洋事于屡次挫衄之余,忽又失利,愁愤何可言!时事如此,而经武知名足系一时之望者,尚未睹其人。天下之材,自足供一时之用,安必其绌于今耶?军兴以来,大小数十战,彼族尚知出奇制胜,多方误我;而我师不能致寇,每为寇所致”,“窃念彼族包藏祸心,为日已久,富强之实,远甲诸番。”对主和者他大加挞伐:“洋事卒支离至此,令人愤懑。”“假如万分一通市之三十余国相率效尤而起,而内地之奸民、洋盗乘机弄兵,荒屿绝岛之间,在在皆与我为难,不识谋国者复将何以待之?此草莽之臣所为,日夕皇皇而不能自释者也。”“和议不成,其势必将出于战”,“近来主此说者颇多,于理无所征,于事亦无所验”。“洋事为琦督(即琦善——作者注)所误,遂尔决裂,卒难收拾。赖天子明圣,即时逮问,得固危疆。宗棠窃计,夫己氏以奸谋误国,贻祸边疆,遂使西人有轻中国之心,将士无自固之志,东南海隅恐不能数十年无烽火之警,其罪不可仅与一时失律者比。皇上欲伸天讨,似宜驰使封剑,斩首军前,数其输国之罪,布告中外,庶有以壮三军之气,而寒彼族之胆。庙堂战胜之策,无逾此者矣。”左宗棠将罪责推到琦善身上,并寄希望于道光,也是其局限性的表现。与魏源相比,又差一截。但预言此后数十年中国海疆不再安宁,也反映出这位书生的敏感性。

左宗棠认识到“彼族”即英吉利和中国曾经有过交往,只是来“请贡”的:“自康熙二十四年海守乂安,从疆吏之请,大开洋禁,于是有英圭黎者始请贡来朝。英圭黎实即英吉利,字与音经数译而讹耳。”结果,与英人议和,左宗棠也无可奈何,认为如果贸易不能禁的话,鸦片也不可能被禁止:“洋事卒成和局,实意念所不到。市不可绝,则鸦片不可得禁。”

左宗棠代表的是落第愤青的一派激愤意识。曾国藩代表的是朝廷主流意识。他们的区别不是价值观的区别,只是对策主张的区别。不管后来如何,此时尚还年轻的学者们并没有意识到一场动摇中国国势根本的巨变已经到来。所谓第一次鸦片战争是中国历史近代与古代的分界线之论,是后世附会的,对于包括林则徐在内的一线士大夫而言,英国侵略中国并不具备一个国家对一个国家进行大规模战争的意义,它只是含混的“边衅”——一种小规模的外夷的骚扰,而不是敌国侵略中国。唯一的区别,是这次敌人是从海上来。当他们将海上来敌当成是武装押送鸦片(林则徐的观点)的海盗的时候,他们心中怎会有民族存亡的意识呢?当地方官绅忙着给海盗赎城费以求本境安全的时候,他们心中怎会有全国性的安全意识呢?哪个海盗能够动摇中华帝国的安全呢?是以,回归当时士大夫们的真实心理,第一次鸦片战争并未如后世所论彻底改变了中国与西方的关系形态。
注释略。

  评论这张
 
阅读(179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