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塔湖图李扬帆的博客

这一切有那么重要吗?休息一会。

 
 
 

日志

 
 
关于我

我们都是凡人,皆需忏悔。 肯以本色示人者,不仅仅需要禅心和定力。 勉强拼凑了些书:《走出晚清》,《晚清三十人》,《国恨:民国外交二十人》,《涌动的天下:中国世界观变迁史论1500-1911》,《望乡:一个北大教师的心灵逃亡》。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花非花  

2013-01-15 13:23: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见如来。

世尊于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世尊曰:“有正法眼藏,涅盘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

顶礼佛祖,请开释。

如来仍然是开口说了:“我不说说,迦叶不闻闻。”

我似懂非懂。如来不厌其烦:“一言才出,驷马难追。”

我进云:“迦叶微笑意旨如何?”如来:“口是祸门。”

如此,我已闯祸。不以身相见如来,而我梦见了,即执迷于妄相。我不仅梦见了如来,还梦见了花。

何以如此?因我深信泰戈尔,生如夏花之灿烂。因我深信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或如六世达赖仓央嘉措言: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仓央嘉措悟彻了吗?尚无。有得失之辨,进退失据。纵使不辜负佛祖,也未得见性。大底只要诸人回光返本,敛念收心,学会体认自己本来之面目,明心见性,便是得佛。

众生皆有佛性。颠倒众生不知自心是佛,向外驰求。终日忙忙,念佛礼佛,佛在何处?

佛祖拿的是花,禅是一朵花。那花越来越大,直至罩住我整个眼界。蓦然醒来,此花非花。

唐蜗(英)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花草之属,可证心性。

千百年来,他们都在写花草,各种花草。

早在《诗经》时代,各种花草即已入诗,多为衬托比兴,或营造氛围,或赏花自怜,不见超脱。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秦风·蒹葭》)唯美,但不见其悟,见其纯而又纯。

《诗经》往下,便有楚辞。屈原喜欢用橘子、兰草、芷草、蕙、秋菊甚至花椒等等香味极浓的植物入诗,所以读屈原的诗,便可以闻到香。对香味的追求其实是一种精神致幻的需要。

又至乐府时代,诗云: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青如水。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绝美,但毁于情。曲中那女子何故采莲弄莲,又怀莲袖中?思郎不得见也。与《诗经》时期几乎在一个水平面上。

及至 魏晋,陶渊明悟了吗?这位爱菊官人,宅边遍植菊花。有那“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之语,尚存一心在官场,尽管他那“落英缤纷”的桃花源迷倒众生。

及至大唐盛世,花迷人眼。

孟浩然悟了吗?他说: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整个一个懒人春睡,连起来看看的力气都不舍得花。

王维悟了吗?他说: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倚窗前,寒梅著花未?花是寄情之物。

孟郊既有“萱草生堂阶,游子行天涯;慈母倚堂门,不见萱草花”的孝道,也有其“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俗气。

白居易悟了吗?他说: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他是在怀念老情人湘灵。

白居易也去寺庙中看花。他那“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招来沈括带着讥讽的口吻评论:“既然‘四月芳菲尽’了,怎么会‘桃花始盛开’呢?连苏轼、黄庭坚对此也有所评论。

那沈括一个搞自然科学的,竟然以常识解读诗歌。对杜甫在《古柏行》中,描写武侯庙的古柏的那句“霜皮溜雨四十围,黛色参天二千尺”,沈括竟然批评这两句诗说“四十围乃是径七尺,无乃太细长乎”。端的搞笑。

走过无限夸张的大唐,进入无限哀愁的大宋。对花草,他们便以一“嗅”盖世。

李清照低吟:“点绛唇,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有人来,袜铲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如今还有谁能把少女写得如此传神,如此娇美?

至罗大经,“嗅”便有了禅意。“尽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遍岭头云,归来笑拈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时空变换,相对论都有了。

周敦颐佛道具通,并开启宋明理学。然则那《爱莲说》在他留下的几千字中却独树一帜。直抒胸臆,情绪饱满,不见深奥哲思,但见花如其人。这实与其“胸中洒落,如光风霁月”的人格相同也。再读一遍这100多字的《爱莲说》如何?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皆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及至王阳明,文人对花草的体认,终于上升到哲学高度,他不仅否定了草,也否定了花的存在。

竹子是一种草,世界上最大的草。王阳明二十岁的时候,决定按照朱熹的格物致知理论去观察竹子以得道。他和同学在竹林前铺了席子,天天看,然后思索。三天过去,同学顶不住了,病了。王阳明又继续了一星期,也顶不住了,因为思索过度,伤神伤身,害得他修养了半年多。这格物致知行不通。一切该是都来自心。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老子说,你拘泥于此,反而离真正的道德更远了。

于是他又去看花。阳明对朋友说:汝未来看花时,此花与汝同寂,汝来看花,花与你同时明白起来,可见此花不在你心外。

至此,古人对花草的思考以否定其存在而终结。这便接近了禅意。

然则那王阳明心学被视为大明王朝灭亡的根源。于是,对花草的眷恋再次于清朝轮回到《诗经》时代。花香袭人的袭人,海棠诗社各人大多以花草取名(也为大观园各院落的名字)。发起人贾探春是蕉下客,薛宝钗是蘅芜君,李纨是稻香老农,贾迎春是菱洲,贾惜春是藕榭。黛玉虽是潇湘妃子,但她是最怜花惜玉的一位,拎着花篮哭哭啼啼葬花将花草与人情带入到一个新的境界。花香袭人,人随花灭。

他们除了写花草,还以“书香”形容自己的精神境界。花草与文人的联系以“书香”二字最为贴切。古人在书中放置一种有清香之气的芸香草,以防止蠹虫咬食书籍。这书便清香袭人,故而得名“书香”。白居易还做过“芸香吏”这个官,校书郎的别称也。

书香门第,就是读书人出身的家族。梁实秋先生说“书香是与铜臭相对立的”。那么,读书人自应洁身自好,沐浴熏香后方可看神圣的典籍,探讨高级的人生话题。

书斋是陋室。“斯是陋室,惟吾德馨。”馨者,散布很远的香气也。尽管林语堂认为他的理想生活是有一间小小的书房,七分整洁,三分凌乱,要有煤油灯的味道,这种趣味之外,书香是盖不住的,文化是有香味的。不是读书人是闻不出来的。

小时候,开学时最开心的就是课本发下来,一教室的书香味道。是油墨的味道,是书香的一种。 

当电子书开始盛行,当网上书店开始盛行的时候,书香就没有了。

当有人住进菊香书屋,却又将读书人几乎赶尽杀绝的时候,这世界不在乎是否辜负了菊香,是否辜负了书香。这也是另一种禅意,一种凶狠霸道的禅意。

花草之香在寺院尚可闻到。然则,佛殿为何有檀香?寺院为何常种花草?倘使我没理解错,此事皆因如来。如来所居佛土广博严净,地平如掌,皆以宝成,常有香气,如妙旃檀,复以香树而为行列,天妙珠璎、摩尼等宝处处垂下,多有浴池,天宝严饰,香水盈满,众德皆具。因此众生当发药师愿,躬行“造形像,香花、音乐、烧香、末香、涂香而为奉献”。然则,律宗弘一大师诠释八戒时说:“第六,华香璎珞香油涂身。这是印度美丽装饰之风俗,我国只有花香并无璎珞等。但所谓香,如我国香粉、香水、香牙粉、香牙膏及香皂等,皆不可用”。难道这不矛盾吗?其实这矛盾么?一切勾起感官刺激的外物,包括花和香,原本都不存在。花非花,香非香,心动才有花香。

关于花,我们仍在探索。花使我们迷茫:“你带我走进你的花房,我无法逃脱花的迷香。我不知不觉忘记了,噢方向。你说我世上最坚强,我说你世上最善良,你不知不觉已和花儿,噢一样。”花也令我们心证自由:“心中那自由的世界,如此的清澈高远,盛开着永不凋零蓝莲花。” 

我仍然想脱离崔健和许巍的境界,寻访花与生命的足迹。我听见回声,来自山谷和心间。以寂寞的镰刀收割空旷的灵魂。Prajna Paramita,生如夏花,死如秋叶。还在乎拥有什么。向泰戈尔老夫子致敬。

花香是美感,是善。我怀疑一切美感和善,倘使美感和善分地域,那么美感和善就不存在。又,美和恶,善和不善都是相生的。老子说: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美和善不存在,那么恶和不善也不存在。比如,我的一位美国学生就无法体会唐诗的美感,认为写得象儿歌。要一位欧洲学生汉译英“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他译成了“In the beginning, sex is good. Sex is similar to each other, but how to do it is different from each other.”(起初,性是好的事。性事各人相近,但如何做却相去甚远)。六祖说,人分南北,佛性无南北。倘使美感的确分别很大,那如何证佛性无分南北。又,如何证普遍人性的存在。倘使这一切皆由心发生,则如何证心动与否。倘使心动无法证实其存在,那存在该如何证实其存在,不存在又如何证实其不存在。

顶礼佛祖!作如此思,是否我执?

当需棒喝。追问也是我执。思也是业障。起心动念,无不是业。汝等作如此思,是为不安。然则,为其敢作如此思故,则又属无畏。不安因畏而生,不安也生无畏,畏生无畏也。

北京的龙泉寺是不让供带去的化学香的。檀香随缘。每年春上,山门进去那座千年古桥的下面会有一小枝桃花寂寞盛开。汝未来看花时,此花与汝同寂。

花非花 - 一塔湖图李扬帆 - 一塔湖图李扬帆的博客

                        北京龙泉寺的古桥

  评论这张
 
阅读(499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